网赚灰产九公子(终结版)- 站长杂谈- 福建站长站
福建网址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运营 > 站长杂谈

网赚灰产九公子(终结版)

时间:2018-06-14 10:36:05  来源:卢松松博客  评论:

紧接上文:新搬的房子,在村子里面最深的一片小区。从房子两边窗户往楼下看,可以清清楚楚的到楼下的情况。楼层在三楼,有电梯,最重要的是,一二楼被一家网吧租了,都是打通的。

九公子看完房子,很满意,按照阿哲的说法,可以从二楼逃跑,人多又杂,是最理想的方案了。

三人请了个搬家队的,把所以东西都帮了过去。

房子处理完了,新问题又来了。木乔有个兄弟——麻子,跟着木乔做了一个月代理,赚得并不多,便打起了歪主意。

 


 

想通过木乔这边,以1块钱的成本,拿8块钱的点数。

木乔看麻子是从小一起玩的哥们,而且现在也不差钱,开了个后台冲了1w点给麻子。

没想到,这个麻子心思拿着点数,不是自己卖给自己的渠道,而是趁木乔不注意的时候,把木乔的代理联系方式拍了个照。

之后冒充官方,低价给他们批发开后台。

最重要的是,九公子他们完全不知情!

最先发现问题的,是阿哲。

阿哲在这个团队里面,拿4分利润,而九公子跟木乔33平分。

在麻子挖代理的事情发生5天后,阿哲在统计收入时发现了这笔账的出入。1w点只有1w块,理应是8w的数目才是对的。

九公子知道后,非常郁闷。一个是自己的兄弟,一个是兄弟的兄弟。他不知道怎么去开口说这个事情。

“我还是得解决的。”

木乔到外面浪了一夜,直到下午5点多才回的宿舍。都看的出来,钱来得快,不为三餐发愁,又无妻儿之扰,高堂双双健在,生活也就安逸了。

看到木乔回来,九公子打屁的问:“昨晚爽吗?”

“唉,爽个P,一帮兄弟喝酒喝到半夜,都短片了。睡醒了都不知道在哪里。”木乔摆摆手,说道。

你来我往的扯了几分钟,九公子切入正题:“你不是开过一个1w点的后台?这笔数不对。”

 


 

“哦,我有个兄弟麻子,你见过的。那天有跟你说过,便宜给他开了个后台呢。你后悔了啊?”木乔以为九公子觉得便宜卖了吃亏,听完他后面说的话,才意思到不对。

“大木,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,最近你的代理都不冲点数了。”

“是啊,估计是生意不好吧。不对。。。你的意思是。。。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木乔一激灵:“你是说!他在挖我的人?”

“他不仅仅挖你的人,还低价出售点数。我用了一个小号加你下面一个大代理,出5块钱一点数试探。你知道你代理说什么吗?”九公子伸出食指敲了敲桌子,继续说:“他说,他3块一点数收我做他代理啊!”

“我已经决定,把麻子的后台给封了,账号直接注销掉。你没意见吧?”

“必须封!连我的代理都挖!估计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,拿了我手机。”木乔火气就上来了,想了想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:“我们封了他的号,他会不会搞我们?”

“恩,这确实是个问题,你对麻子的了解,他会不会善罢甘休?对了,你没告诉他你住这里吧?”

“我谁都没说,我都说我住老地方呢。先不管了,他要是敢搞我们,我就找人废了他。”

事罢。最终这个事情不了了之,麻子也认栽,之前被挖的代理又重新回来拿货,一切重新恢复正常。

**

月总有阴晴圆缺,人也有生死离合,总不可能顺顺利利的走完这段人生路的。

麻子的事情之后,“日光宝盒”正式步入轨道,由于市面上独此一家,聚合了大量的H直播平台,价格方面亲民,加上阿哲开发了更为流畅的播放系统,使得日光宝盒在5月份,铺开了市场。

每个月的收入,少的话一天5-6w,多的话一天8-10w,相当于一天,顶一个普通劳动者一年的收入存款,换成九公子的话说,那就是起飞了!上天了!

绝大部分的收入,来自于点数充值,还有一部分,来自于广告费。

 


 

阿哲说:“现在我们的日IP稳定在3w以上,有广告商上了几个广告位。”

广告投放是木乔在负责接洽,投放在平台首页最顶层的滚动窗口投放广告页面,每个收费4000元一天,主要投放du博、s情网站的广告。

九公子听完之后,发表了不一样的看法:“哲哥,我有个想法。我们日光宝盒里面不是聚合了各个平台的H直播app吗?这阵子,里面一个app的老板找我,问我能不能把他的排在第一位。他愿意支付每天4k的费用。”

木乔听完,吃惊的说:“握草,还可以这样玩?”

“那你就有所不知道了,那个老板跟我说,上次我们没更新之前,他是排在第一位的,现在第18位,每天的流量少了很多。你也知道,日光宝盒只能看直播,不能打字也不能对话的。有很多S狼为了跟主播互动,还专门下载了他们的app。”九公子继续说道。

“你俩想想,排第一位跟排最后一位,效果肯定不同的,关注量也是不同的,是不是这个道理。”九公子继续说道。

“那我们就收费吧,只要给钱,就排前面,按天算。”

就这样,他们多了一项收入来源。

明面上看,这笔收入对他们来说,不仅仅是一点儿的收入,而是一天增加好几万的收入!但是,问题恰恰就出在这里!

**

由于日光宝盒采用的是点数充值,高级代理商以8块钱一个点数拿货,这个是不会变的,所有人都不例外。

而高级代理商给下级代理卖多少钱,这个九公子他们就管不着了。

像是他的其中一个高级代理晒帮,给代理放的价格是10块钱一个点数。而嫔粿放出去是15块钱一个。

问题就在这里--------二级代理拿货价格有空间!

 


 

从二级到其他层级,价格区间更大,有的批发价去到25一个点数。

自从九公子对各个app进行收费排名之后,他的一个代理,也是之前的20个送财童子之一,安浊单飞了!

作为跟九公子最熟的几个代理之一,也是第一批做日光宝盒的代理,短短2个多月的时间,赚了10多万!

九公子估算过这笔数,安浊从他这里拿8块钱一个点数,前期一个20块往外放给代理,慢慢降到18块,15块,12块,到最后的10块钱。

又以88一个的点数的价格卖个客户,前前后后也跑了1、2千点。

微信群内,一段聊天记录:

安浊:兄弟,有个机会,要不要合作一下,包你赚钱!

晒帮:什么机会?

安浊:我跟你说,我这边有一个老板要合作!

部分二:

“如果一个生意,有10%的利润,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;有20%的利润,它就活跃起来;有50%的利润,它就铤而走险;为了100%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300%的利润,它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绞首的危险。”木乔伸出一根手指,一字一句的读了出来。

“哎,小九,这特么不知道那个鬼写的,太有道理了!”木乔读完之后,掏出烟,给九公子递了过去。

“有道理?大木啊,我问你黄堵读是不是来钱最快的?”九公子接过烟,没急着回答,问了木乔一句。

“那还用说!你看我们搞的日光宝盒,来钱多快,一个月一套别墅。至于赌嘛,你看日光宝盒里面的直播就知道了,哈哈哈。”木乔打开一个直播平台,点进一个名为“诚信经营”的房间,又指了指给九公子看。

然后又在一旁打屁。

自从日光宝盒打入市场之后,花样也越来越多。

 


 

例如木乔指的“诚信经营”的直播房间,是一个专门用于du博的房间。主播直播的内容,就是一张桌子,上面摆个碗,再放上大小两个纸片。纸片下方有一个支付宝,用于转米。

如果用户想玩2把,通过支付宝给主播转米,就开始直播开大开小。

看似很公平,里面却有小手脚,基本上转过去的米有去无回,十赌十输,却仍然有不少人热衷其中。主要还是日光宝盒无法进行交流,主播利用的就是这一点。

“这个房间卖的是什么?”九公子又看到一个卖东西的直播房间。“咦,这不是晒帮的声音吗?大木你看一下。”

“万能宝盒?什么鬼,20块钱一个月?”

房间里面,一个声音,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:万能宝盒,能看到全网最新直播平台,还能随意点播任何XX视频。只需要20块一个月,包售后。

过了一会,他们明白过来了,这是有新平台出来跟他们竞争了!

九公子并没有第一时间找晒帮问个明白,而是弄了一个新微信,加了房间里面的微信,并咨询了代理价格,了解情况。

“一次性拿100个以上,5块钱,大木你怎么看?”九公子问。

“你的徒弟有能耐了呗,自己弄了个平台,还砸你价格,还能怎么看。”木乔没个正经的说道,一边说还一边笑,满不在意。

 


 

“确实,他们爱闹就闹去吧,虽然价格比我们便宜,我们把代理维护好就行了,对了,你也看着点,代理不要被他挖去了。我也跟我下面几个大代理说一下。”九公子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这边,跟哲哥说一下,每天闲下来的时候,花点小钱,攻击一下他们的服务器,看他们怎么收代理。”

“嘿嘿,看我们赚钱眼红了。行,等哲哥回来,我跟他说说。”

**

晒帮跟安浊,作为九公子的老代理,是第一批赚到钱的,但并非是赚得最多的。

这是因为,九公子的代理模式,是阶梯式的,如果手底下的代理卖不动,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的收入,如果手底下的代理牛逼,那就是源源不断的送钱。

安浊,对九公子跟其他几个大代理都很熟,了解了九公子那一套,也知道九公子赚了多少。而他自己,慢慢的发展不起来代理了,心里就起了想法。

直到有一天,有一个代理问他,为什么不自己搞一个直播平台?安浊才焕然大悟!

于是花了大价钱,找了一个技术帮他负责开发,最后做出来一个“万能宝盒”。

为了能够挖走九公子的代理,安浊还让技术添加了一个新功能,那就是解析技术,可以直接观看全网的H片,有点类似慢播的功能。

晒帮,就是安浊第一个挖走的大代理。

 


 

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相信他们,也没有几个人愿意跟他们合作。从商业角度来说,大家都接受了先入为主的概念,就是日光宝盒。无可奈何之下,他们降低了价格,5块钱拿点数,开始疯狂挖起了代理。

价格有优势,代理的利润变大了,慢慢很多人开始跟他们合作。

但,并不妨碍九公子他们的发展。

九公子也留意着安浊,动不动就搞DDoS攻击,用木乔的话来说,就是把他们干得稀巴烂!看他们怎么卖。

而这招,极大限制了“万能宝盒”的发展,与此同时,九公子把在直播房间卖账号的方法,告诉了大代理,把安浊他们都挤了出去。

中间还发生过一段有趣的事情:

嫔粿作为九公子的忠实代理,听了九公子的方法之后,录制了一段音频,每天自动在直播间里面播放,而且,还弄了一部手机,一张代理零售表。

手机直接播放直播,代理零售表直接招代理。

更让九公子苦笑不得的是,嫔粿把这个方法玩得就像路边摊九块九的模式一样,什么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循环的播放着音频。还实时晒单,感谢老铁购买日光宝盒一个,恭喜老铁升级代理之类的。

木乔直夸嫔粿是个人才。

**

7月,雨季。

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,平常的风,平常的楼,平常的泰山。

“记得去年这个时候,下了很大的雨,我当时还是个二愣子,天天在网吧通宵,旷工,吃方便面都不舍得买个香肠。”

“为了一个女的,我当时是多么喜欢她,结果被出卖,抓了进去。结果认识了你,大木,还有哲哥。”

 


 

九公子三人,开车路过五马村,他不禁感慨起来:“都说三年河东,三年河西。如今我也是有钱人了。大木你说,这世界怎么这么怪。”

“嗨,这世道不就是这样嘛,饿死胆小的,撑死胆肥的。”木乔摆摆手说道。

“不过我有点担心,最近胆小越来越小,怕有一天会出事。”九公子打着方向盘,驶入高速。

“不会的,我们赚得差不多,就收手,去国外。”木乔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树影,略有所思。“况且,你知道的,这几个月,新出了很多直播平台,都是模仿我们的。我们到时候低调点,退出不干就是了。”

“大木啊,你看着高速路上的车,谁知道在那天,在那条路,那台车就出事了,而他们,也很低调。”阿哲也聊起来了。

“你个乌鸦嘴,滚滚滚。”木乔转身给了阿哲一拳,随后又聊起别的。

自从安浊搞了一个“万能宝盒”之后,市场上又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盒子,一股劲的抢市场。平台多了之后,九公子也懒得去理,以前偶尔打压打压,现在让他们随意发展。如今的他,萌生了退意。

钱,赚到了。九公子想,找个地方好好玩玩,潇洒潇洒。

而现实却不能,日常的代理是九公子负责,APP方面是阿哲负责,平时都忙不过来。每天都要处理代理的事情,维护。论最闲的,应该就是木乔。

从年初到现在,确实有点疲累。几乎没怎么放过假,有也是跟木乔到会所潇洒。

九公子和木乔,赚的钱都存着,想着等赚够了,买个别墅或者跑车玩玩。

三人在车上,各有各的心思,各有个的想法。

明天会如何,也许早已注定。

部分三:

“感谢老大!”

“老大威武!”

“V587!”

在高级代理群,九公子连发了100个百元红包。

至于原因,并没有原因。

九公子只是一时兴起,而实际上,他们三人累计收入已经破千万了。

一万块的红包,对九公子来说,就是毛毛雨。

发完红包之后,九公子又说了一句:“这两天我要出趟远门,不能给你们充点数。你们这些大代理,提前来拿点数。”

而后,一万的红包,代理们拿点数最终拿了几十万的点数。

九公子,听了木乔的话,去了一趟澳门。

因为木乔说,那边可以洗前,可以办绿卡移民。

 


 

九公子明白了,木乔是有道理的。一旦做大了,肯定是会出事的,那,出国就是最好的一个选择。

但是,几天后,九公子回来了,他没有把事情办成。

“你说干他们那行的,怎么那么黑,洗个前抽的手续费,快抵上我们好几个月的收入了!”九公子回来之后,气呼呼的抱怨。

木乔迟疑了一下,说:“不对呀,我听我朋友说,不需要那么高的啊,是不是你搞错了?”

“没搞错,他们就这样说的。”九公子再次肯定的说道。

一旁的阿哲,却没说话,他不懂这些。

“这事你还真不行,我跟你说得我去你又不信,不然,这样,我再去一次!”木乔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跟我朋友一起去,那人他认识,估计看你是个小年轻,坑你呢。”

“恩。。。也行,那你安排一下。”

**

随着木乔的离开,九公子好像觉得,有什么不对劲一样,有说不出来。

那种感觉很慌,就像是之前他住在铁皮房里,明明是在最顶层,却能听到“楼上”有玻璃珠弹跳的声音。

 


 

哒,哒,哒。时钟滴答滴答的响着,这是前段时间,木乔在附件超市买的,说是大甩卖,3块钱一个。

此时是深夜3点,九公子还是睡不着,时钟的滴答响,让他觉得更加的烦躁!

“这沙比大木,赚了那么多钱,还贪图路边的便宜货!”他翻了个身,还是觉得不自在,随手抓了钱包跟手机,去了附近的一家会所。

13天后,9月2号。

“老板,你这日光宝盒不好使啊,都看不了!”一个客户抱怨着。

“别急,这事情也不是第一回了,你也知道,每次添加新平台的时候,都会出现看不了的情况嘛。”嫔粿也急,但只能这样跟客户说。

这已经是第二天看不了了。

而且,嫔粿联系不到九公子,他们几个大代理,在代理群都闹了,说九公子卷款跑路了,去澳门了。嫔粿作为跟了九公子那么久的老代理,她宁愿相信,九公子只是去玩了,马上就会回复。在群里面,不停的帮九公子说好话,安抚大代理的情绪。

但是她不知道,暴风雨将至!

 


 

9月5号。依然,没有九公子的消息。

嫔粿等大代理,终于是忍不足了,他们恶狠狠的骂着,早已把九公子跑路当做事实。

这时,安浊找了嫔粿。

“你我就不用多说,都那么熟了。现在的情况你也是看明白了,九公子跑路了。”安浊先做了一下铺垫。

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3块钱一个点数给我,我帮你搞定这个市场!”嫔粿是个聪明的女孩子,一直以来都是。

自从做了日光宝盒,她已经买了一套100多方的房子,还有车。

跟安浊合作,短时间内可以帮他解决日光宝盒不能看的问题。一方面,她不做安浊的代理,她的代理迟早会被安浊挖走;另一方面,她现在有资本,也有资格,跟安浊谈条件,已最低的价格拿到点数。

最后,双方以4块钱一个点数,达成了合作。

安浊也风风火火把万能宝盒给做起来了,和嫔粿合作的第一天,是他真正感觉到,日进斗金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,爽翻了!

**

“哎,这都第几天了,你给我换的这什么破玩意,万能个卵哦!”

“嫔粿老大,你在吗,回复我啊,又不能看了!”
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日光宝盒,万能宝盒所有的代理,都面临同样一个事情,直播软件不能使用了。

此时,是11月3号。

与此同时,众多的直播平台趁着这个机会,大量的扩张着自己的版图,各样各样的宝盒,魔盒,聚合盒子横空出世!一度出现几十种不同的直播软件,取代着日光宝盒跟万能宝盒的市场!

直到11月23号。

网络上出现了“日光宝盒”等多起案件涉案金额超1000万的新闻之后,所以代理才恍然大悟!

 


 

至此,一个新型聚合直播软件,一度获利过千万的涉H组织,覆灭!

在互联网时代,一夜成为百万富翁,也许对普通人来说遥不可及,而对挺而走险,敢于付出生命的代价的人来说,也并非不可能。

暴利,即风险。

刑法,已写明。

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,万贯家财如同废纸,星星之火便可燃尽!而又有多少人,似那飞蛾,甘愿投身其中,哪怕烧得遍体焦烂,也想寻得一丝所谓的“光明”。

人若无名,便专心练剑,待到江湖云起,风口将至,便似鸿鹄,皆可翱翔直上九重天!

全文完。

本文部分内容取材于:

1:《道德观察(日播版)》 特别节目——净网之战

2:各大新闻资讯网站

作者:风生,公众号:风生会

原文地址:http://lusongsong.com/reed/10411.html

来源:卢松松博客,欢迎分享,(QQ/微信:13340454)

赞一个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上一篇:气压感应器mall.ofweek.com功能_气压感应器是做什么的 下一篇: 电流传感器mall.ofweek.com怎么用_电流传感器优势

最新图文
网赚灰产九公子(终结版)
网赚灰产九公子(终结版)
 内功修炼:如何操作项目才能必赚
内功修炼:如何操作项目才能必赚
站长推荐